马化腾现场体验微信乘坐合肥公交

作者: zhanganna

  随着时代的发展,技术的进步,网络支付已经盛行,而且正在发展新的高度,用脸部识别技术取代指纹识别技术,支持刷脸支付。

  腾讯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出席与合肥公交达成的《交通乘车码创新应用合作框架协议》签约仪式,现场体验了用微信乘坐合肥公交。

马化腾现场体验微信乘坐合肥公交

  马化腾(右一)在安徽合肥体验扫码乘公交

  移动支付 平台将开启公交领域的争夺

  手机支付已经成为人们生活的常态,随着苹果、华为、三星等智能手机的更新换代,手机支付越来越方便、快捷。作为服务范围如此广泛的公共交通领域自然不甘落后,如今,越来越多的城市公交开启手机支付。

  据了解,杭州、天津、武汉、合肥、东营、常州、秦皇岛等多个城市公交已经进入无现金时代。可以推测,支付宝和微信两大移动支付平台或将开启在公交领域的新一轮争夺。

  2017年5月,支付宝在浙江杭州领先全国全面推广应用移动支付,该项目是由杭州公交集团、浙江政务服务网会同中国银联、蚂蚁金服(支付宝)、杭州市民卡、数梦工场等共同承接。随后支付宝刷卡乘公交开始在南京、天津、秦皇岛等地推广。

  这次的合肥“乘车码”项目由腾讯与合肥市公交集团、合肥 一卡通 公司合作开发。该项目借助腾讯微信小程序技术特点,后期合肥市公交和地铁都将能够直接使用微信乘车。

  腾讯副总裁郑浩剑表示,乘车码把移动支付服务延伸到大众出行场景,引领公交出行进入高效、低碳的移动支付时代,让用户享受安全、便捷和舒适的公共出行服务。未来,腾讯将继续与各地展开深度合作,不断完善产品功能,积极在其他城市进行布局。

  出行市场的战争就是移动支付的竞争

  从共享汽车到共享单车,再到被苹果、小米、华为激烈争夺的地铁NFC支付,几乎每一个潜在的交通支付场景,都已经被巨头瞄准。谈及移动支付的普及,“红包大战”固然功不可没,可如果没有后来滴滴与快的之争,移动支付的绑卡数量和应用频率也不会提升如此之快。

  2014年,打车大战激战正酣。移动出行公司用尽红包、补贴等等一切手段来吸引用户使用,最终这些都转化为了用户的支付行为。后来随着打车软件的全面普及,移动支付巨头们也间接成为了受益者之一。值得注意的是,在此之后,出行市场的战争打到最后,几乎都会转变为移动支付的竞争。滴滴、快的如此,摩拜与ofo之争同样如此。

  一方面,随着新金融巨头们的出海战略不断推进,移动支付的战争早已不局限于国内,而是在全世界范围内“开打”,同样开始布局海外业务的共享单车理所当然地肩负起了这个重任;另一方面,与此前的共享出行不同,共享单车涉及到押金等问题,这就直接关联到信用数据与信用交易。比如,使用芝麻分可以免押金用ofo等等,如今腾讯的信用分也已经开始内测,相信距离应用也并不遥远。

  巨头们之所以如此重视交通出行场景,其本质上也是源于这是人们日常生活中最为高频的支付场景。

  根据艾瑞发布的《2017Q1季度数据集合报告》,其中在第三方移动支付市场份额一项显示,支付宝市场份额达到54%,财付通市场份额达到40%,远超其他众多支付企业的市场份额之和,进一步稳固了双寡头态势。

  而根据艾瑞2015年的数据显示,支付宝市场份额为68.4%,财付通为20.6%。不到两年时间,腾讯移动支付业务就获得了翻倍的增长追速。这一成绩的取得,正是得益于微信支付和QQ钱包在线下场景的跑马圈地。

  再进一步说,支付行为又是积累用户数据、提升用户粘性的重要一环。毕竟,在互联网新经济生态中,数据比什么都重要。

  腾讯的野心

  再回来看今天腾讯与公交系统的合作,相比于共享出行领域,公共交通是一个接触频率更高、辐射范围更广的场景。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有2亿人多人以公交出行为主要出行方式,攻下这个阵地的价值不言而喻。

  比如,在非一二线城市中,无论是共享出行还是其他互联网产品都没有那么普及,因此很多用户至今仍没有养成微信支付的习惯。(一些年长的人,微信支付唯一的场景仍然是收发红包,并没有绑卡)。

  根据此前腾讯公布的数据显示,其微信及Wechat用户数量达到9.63亿,要将更多的微信用户转化为支付用户,可能没有比公共交通覆盖面更广的场景了。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腾讯推出的乘车 二维码 是嵌入在微信小程序中的,一方面不需要单独下载一个APP,更轻更小也就意味着更容易推广和普及;另一方面无形中也推动了微信小程序的普及。可谓是一箭双雕。

  此外,使用腾讯乘车码无需用户充值,刷码乘车之后车费支持实时和异步扣款,也就是先乘车后付费。这与传统公交卡先充值后乘车,而且因为非实名制丢卡无法找回余额的用户体验有着很大差别。

  往深一步想,腾讯这一设计还可能衍生出新的业务——信用消费以及信用数据的积累。

  与公共交通系统的合作,无论是在覆盖范围还是交易频次方面,与其它场景相比都有很大的优势。当然,同时也难以规避一些新的问题。比如,这个全新的交易方式的普及需要整个底层服务系统的支持。

  从用户端来看,可能只是从公交卡到微信支付的小变化,但是在服务端可能就是一个很庞大的改造工程。

  不过这似乎也是腾讯的野心所在,他们在支付端的介入可能只是一个小的切口,但是通过数据的积累,和更多生态合作的接入,最后形成的是一整套互联网+交通的解决方案。

马化腾现场体验微信乘坐合肥公交

  从上面这张图我们不难发现,提供支付方案只是腾讯计划的一小部分。在整个系统架构中,腾讯提供了包括腾讯云、数据存储以及分析平台等底层基础设施的支持;腾讯地图、电子证照等中层平台能力的整合与输出;在此基础上还接入了众多外部生态系统。

  未来或将实现刷脸支付乘公交

  脸部识别技术在手机上应用确实是一件新鲜事,然而在其他领域,脸部识别技术早有应用。日常生活中,我们正越来越多地接触“人脸识别”:刷门禁、打考勤,解锁电脑,甚至是学驾驶……尤其是在轨道交通领域,刷脸乘火车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

马化腾现场体验微信乘坐合肥公交

  济南火车站乘客在刷脸进站

  铁路安检通过引入3D人脸识别系统,能将人脸各个区域的凹凸感清晰录入后,即使是同卵双胞胎也不能蒙混过关;加上识别系统的高像素点,所以不会受到光线的影响,即使是漆黑的环境也能轻松应对。

  其实,早在2015中国(小谷围)“互联网+”乘车运输服务创客大赛上就出现了“刷脸乘车”技术。“刷脸乘车”是运用人脸识别技术,只需要建立乘客出行人像信息库,利用摄像头动态获取客流信息,便可利用识别技术进行人脸精确对比。还能实现客流流向大数据分析、班车及驾驶员管理、乘车实名制、公共安全管理等技术。

  手机支付乘公交已经让出行的乘客体验到了现代科技的便捷。我们可以这样设想一下,当人脸识别技术在公交领域应用后,只要预先在一卡通中心录入人脸信息,便可以在上车后通过人脸识别显示一卡通账户余额,下车刷脸费用自动扣除。日常生活中,经常会遇到乘客上车后发现没带零钱或没带手机的的情况,很是麻烦。开通了人脸支付后,再也不用担心忘带零钱和手机,刷脸就能搞定,还不需要任何操作程序。

  当然这只是一个设想,目前手机支付乘公交还处于起步阶段,刷脸乘车技术还有待实践检验。然而,十年前,我们也很难相信手机会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如今,科技的发展日新月异,人们的公共出行方式也因此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扫码乘公交来了,刷脸乘车还远吗?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