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充电宝企业Hi电《员工调岗通知书》不一样的裁员方式

作者: Han Meimei

  公司裁员的现象屡见不鲜,而大多数裁员的方式基本都是直接解雇,而近日共享充电宝企业Hi电的员工周毛收到一份公司给他的《员工调岗通知书》,他知道“公司早有计划裁员”,但没想到会用这种手段。

共享充电宝企业Hi电《员工调岗通知书》不一样的裁员方式

  Hi电前员工周毛提供的《调岗通知书》

  被以如此奇葩方式裁掉的Hi电员工不只周毛一人,据了解,Hi电正在全面收缩线下推广团队,涉及的人员或达200人。现在,这些员工已经建群、准备组团维权,他们对Hi电的不满主要有两点:一是拖欠薪资;二是暴力裁员。

  Hi电是一家总部位于上海的创业公司,成立于2016年,公司主体名为“上海数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Hi电创始人刘文源此前已经有过4次创业经历,去年年底他开始接触充电宝行业。

  共享充电宝行业目前主要有三种主流模式:一是主攻商场、车站等大场景的大机柜模式,以来电为代表;二是主攻餐厅、咖啡馆等小场景的小机柜模式,以街电为代表;三是主攻餐厅、咖啡馆等小场景的桌面固定模式,以小电为代表。Hi电也属于第三种。

  今年年初,共享充电宝成为创业“风口”,20多家企业在两个月内拿到了总计十几亿人民币的投资,Hi电也是其中之一。公开报道显示,Hi电在4月宣布完成两轮融资:天使轮金额在数千万元,由志拙资本领投,非同凡想创投以及四位知名个人投资者跟投;A轮金额近亿元,由光速中国领投,某知名基金和老股东跟投。

共享充电宝企业Hi电《员工调岗通知书》不一样的裁员方式

  Hi电产品

  Hi电把融资资金用于设备研发、生产和团队扩张。今年5月,刘文源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Hi电已经把1万台共享充电宝铺设到了2000多个商家,覆盖北京、上海、深圳、武汉、南京5个城市。他还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Hi电今年的铺设目标是千万台。

  不过,事情并没有按照刘文源的预期发展。在拿到巨额融资仅三个月后,Hi电就陷入到了工厂停产、拖欠薪资和暴力裁员的质疑声中。名为“Hi电”的百度贴吧,已经被员工声讨Hi电的帖子刷屏。而凤凰科技了解到,想要维权的Hi电员工已经组成了大约200人的群。

  知情人士告诉凤凰科技,Hi电遇到困难的原因是烧钱太快、资金链出现问题,而业绩又没有达到投资人的阶段性要求,因此导致融资款未能如约到账。

  凤凰科技就此联系了刘文源,对方声称,这些都是“冷笑话”、“子虚乌有的事情”,但他拒绝正面回应具体问题,并表示:“有个怨妇在那撒泼,我需要陪他神经病么?”“林子大了什么鸟都会有,这只能说明我们公司规模大了,是好事情。”

  8月18日,Hi电员工周毛在钉钉上收到了一份公司发给他的《员工调岗通知书》。周毛原本在深圳负责线下拓展工作,月薪4000元,但突然而至的《通知书》要求他在24小时内自费前往位于新疆西北部的博乐市报到,且逾期三天未报到即被视为旷工、自动离职。

  和周毛遭遇类似,有的Hi电员工被从武汉调至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有的被从南京调至内蒙古乌海市,有的被从深圳调至新疆石河子市或者黑龙江的黑河市。而这些调岗的目的地都是边境省份的边境城市,Hi电在当地并无实际业务。

  “实际上就是变相逼迫员工自动离职,说难听点就是连一个月的裁员补偿都不想给。发送了调岗通知书之后,也不管了,三天之后直接当你自动离职。”一位被“调岗”“的员工愤愤地对凤凰科技记者表示,公司甚至没有和他们进行面谈。

共享充电宝企业Hi电《员工调岗通知书》不一样的裁员方式

  Hi电下发的调岗通知书

共享充电宝企业Hi电《员工调岗通知书》不一样的裁员方式

  Hi电下发的调岗通知书

共享充电宝企业Hi电《员工调岗通知书》不一样的裁员方式

  有的员工被以“工作表现不佳”为由解聘

  拒Hi电前员工小唐介绍,最顶峰的时候,Hi电在全国开拓了8个城市,除了北上广深之外,还有武汉、成都、长沙和南京。这8个自营城市,每个配备了30-40名线下拓展人员,当时Hi电共有400多人。如今,各个城市的线下人员都在裁撤,小唐预计,每个城市只会剩下5-6人。

  小唐8月初从Hi电离职,他告诉凤凰科技——除了变着法裁员之外,Hi电还存在拖欠薪水、克扣薪水的情形。小唐离职前月薪15000元,他现在仍然没有收到公司应付的7月和8月薪水。

  “业绩不达标”和“设备丢失”是Hi电常用的裁员和扣薪理由。付贝贝之前在深圳负责民治区域的线下拓展,“公司给的目标是每天铺设3家新投放店面”,Hi电不要求店面的营业执照,甚至不需要签署合同,店面的营业面积也没有要求。

  “我在Hi电的时间是7月4日到7月24日,每天都完成了新店开拓目标,但是最后我拿到工资比应得工资少了1050元。”付贝贝提供的电话录音显示,Hi电有关负责人告诉她:公司扣减薪水的理由是“赔偿丢失的设备”。

  和付贝贝经历相似的人还有很多,同样来自深圳的温同顺提供给凤凰科技的一份图表截图中显示,23名线下拓展都遭遇不同程度因为“设备丢失被扣减薪水”的情况,总丢失设备的数量达到184台。

  而从工作流程来看,他们在投放过程中并不会直接携带设备外出,不太存在私自拿走设备的可能性。在员工与公司沟通的电话录音中提到的原因包括“店家造成的丢失”、“员工离职之后其他员工撤走了设备然后公司将之记为丢失”、或者“这些设备根本就没有发货”等等,但在这些员工看来,这些责任本不该由他们承担。

共享充电宝企业Hi电《员工调岗通知书》不一样的裁员方式

  采访对象提供的设备丢失赔偿名单(部分)

  此外,北京地区还有一部分员工被以“业绩不达标,试用期业绩考核不合格”为由直接解除劳动合同。

  或因资金链出现问题

  “钱没了,可能是裁员的最直接原因。”小唐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在Hi电某个城市的总部负责物流业务,向上对接工厂和物流,向下对接拓展人员,对产品投放数量、每台设备的日订单量、设备的丢失率等数据比较了解。

  根据他提供的截止到7月底的数据,Hi电每台设备的日订单量(PPD)和市场占有率都没有达到投资人的要求。特别是PPD,刘文源对外声称的是每台设备日均订单量是2-3单,但是实际上只有0.5。“Hi电的融资不是一次性到账,而是分批到账。每个阶段都要实现承诺的每台设备日订单数(PPD)和市场占有率。”小唐说。

  业务表现差,导致投资人款项没有及时到位,Hi电的代工厂还曾一度停工。小唐介绍,从7月中旬开始,他手上没有发出一台设备,因为“7月17日开始,工厂停工了一个月左右,近万台设备的投放被耽误了;7月23日,投资方来查账,然后第二笔投资款没能到账;一直到8月12日才恢复生产。”

  “在恢复生产之后,产能也没能到达以前2000台/天的水平,也不是每天都有发货的,时不时发一点吧。”他说。

  在经历大规模“花样裁员”之后,Hi电在全国的人数从原来的400多人减少到目前的100多人左右。

  所以Hi电除了在少数几个城市仍保持自营模式之外,自7月份开始在其他城市以代理商模式进行拓展,即在目标城市授权一家代理商独家代理,他们的代理政策相比较小电更低门槛:采购1000台以上设备,每台设备的价格为188元,并且将抽取80%的流水所得,没有期限。

  “代理商模式就是一个坑。”一位Hi前员工告诉凤凰科技,实际上一台Hi电设备的成本仅为120元左右。该员工称,在获得A轮近亿元融资之后,刘文源表示将把钱用于技术升级和人才招募。但是实际上,Hi电的产品并无改进,甚至Hi电的技术团队也只有十余人,技术水平跟不上,“产品真的是太差,有的商户都更换了三四批了,甚至有的商户扬言免费的也不用了,因为太烂了。”

  凤凰科技记者在北京远洋国际附近寻找到一家投放了Hi电设备的餐厅,该餐厅服务员说:“这个设备经常出现扫码后充不上电的问题。”而小唐在接受采访时也提到“商户老板经常跟他抱怨说有顾客扫码后充不上电,然后向餐厅投诉,给餐厅带来了一些麻烦。”

共享充电宝企业Hi电《员工调岗通知书》不一样的裁员方式

  被拆开的Hi电设备,非常简易

  尽管对Hi电的所作所为十分失望,但前员工们也深知维权不易,他们担心“拖上一段时间,Hi电可能都倒闭了。”

  就这些问题记者联系了刘文源,对方并未正面回应裁员和投资款项未能及时到位的问题,他说:“回应什么?听你讲冷笑话么?”对于截图等证据,刘文源表示:“你怎么知道的比我还多呢?”,“我知道的太少了,感觉我是假的CEO。”他反复强调这些事情是“子虚乌有”、“水军”、“泼妇”,但拒绝回应具体的问题、也不提供更具体的信息。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会有,这只能说明我们公司规模大了,是好事情。”刘文源说。

网友评论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