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件资讯

软件资讯应用资讯游戏资讯有问必答图文教程官方活动Mac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天极下载>业界新闻>以色列创新崛起:中国应向这个小国学什么?

以色列创新崛起:中国应向这个小国学什么?

天极网天极下载2015-05-12 15:02我要吐槽
必应输入法

  哈撒韦伯克希尔公司(Berkshire Hathaway)主席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向来很少投资海外企业。但早在2006年,巴菲特以40亿美元买了以色列金属公司ISCAR Metalworking约80%的股权,这是巴菲特当时在美国以外进行的最大一笔投资交易,也是以色列历史上来自海外的最大一笔投资。

  2013年,巴菲特用20.5亿美元买下剩余20%的股权。同年年底,巴菲特收购了以色列电缆公司Ray-Q。

  亚洲商界传奇人物李嘉诚也是频频出手。他旗下的高科技创业投资基金Horizons Ventures已投资了超过25家以色列初创公司。两年前被谷歌以10亿美元收购的以色列导航软件公司Waze,早期就是李嘉诚投资的。

  同时,苹果、谷歌、Facebook、思科、英特尔、IBM等科技巨头也纷纷涉足。苹果收购了以色列体感技术公司PrimeSense,个人助理应用Cue;谷歌收购了导航软件公司Waze,安全初创公司SlickLogin;Facebook以1.5亿美元收购数据分析服务公司Onavo。

  英特尔、思科、微软等公司不仅收购以色列初创公司,还将其海外研发中心设在以色列,在当地高薪聘用顶尖的专业人才。

  以色列创业可谓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每年都有数家企业被美国科技巨头收购或赴纳斯达克上市,但为什么其本土难以诞生Apple或Google这样的巨头?

  下一个谷歌能否诞生在以色列?

  JVP合伙人Fiona Darmon(左),Kobi Rozengarten(中),Raffi Kesten(右)

  以色列顶尖VC基金Jerusalem Venture Partners(以下简称JVP)管理合伙人科比·罗森加滕(Kobi Rozengarten)接受腾讯科技专访时表示,以色列只有约800万人口,本土市场规模小,所以企业从诞生之初,瞄准的就是全球市场,满足外在市场的需求。

  “以色列投资人一般很少有耐心长期持有一家公司,他们非常清楚1/3的初创公司会失败,持有公司6-7年后,都希望看到回报。创业者也是活在当下,所以双方都向往去纳斯达克上市。”科比说道。

  普华永道PwC发布2014年《以色列高科技公司退出报告》称,去年以色列退出交易创纪录地达到150亿美元,共有18家公司上IPO。JVP孵化的网络安全公司CyberArk Software就是成功IPO的典型案例。

  CyberArk这个项目由JVP管理合伙人Raffi Kesten负责,去年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时,JVP已拥有其45%的股权。“我们大概2004年开始孵化CyberArk,酝酿了10年,最初几年安全性在稳步提升,但增长缓慢,真正指数式爆发增长发生在近几年,这个项目带来了巨额回报。”Raffi向腾讯科技透露道。

  据道琼斯旗下的研究机构Dow Jones VentureSource统计,退出速度在不断加快。2009年,科技公司平均退出时间是8.59年;2013年,平均退出时间为5.5年;截至2014年第三季度,平均退出时间降至3.95年。

  科比分享说JVP最新的一个项目退出时间不到16个月;以色列游戏公司Playtika被美国巨头Caesars Entertainment收购,退出时间不到10个月。该公司商务拓展部副总裁Elad Kushnir表示,如果有公司愿意出高价收购你,你就会接受,这是以色列的基因文化。大家注重活在当下,谁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呢。

  当然,也有批评者指出退出速度过快,以色列就永远产生不了谷歌和苹果这样的科技巨头。JVP管理合伙人科比对此回应道,“的确,以色列本土尚未出现Google这样的代表性科技巨头,但值得关注的是,近几年退出的初创公司越来越成熟,规模越来越大。”

  “JVP会帮助这些公司,使其退出前估值提升至5千万到1亿美元,有好几家我们投资的公司估值都突破了4亿美元。”科比说道,“目前退出的趋势是规模更大,估值更高,别忘了以色列的这种退出机制是很多国家梦寐以求的。”

  创新背后的动因:中国应向这个人口只有800万的小国学什么?

  以色列创投之父Yossi Vardi

  今年亚洲博鳌论坛期间,以色列创业之父Yossi Vardi接受腾讯科技专访时表示,从孩子出生开始,以色列母亲就教育他要发问,要辩论,要挑战权威;当孩子六岁时,以色列母亲期待他未来能赢得诺贝尔奖。

  “从小我母亲告诉我要成长,要独立,她时常称我是笨小孩,夸我的表兄们聪明,但我就是要证明她看错了。”Yossi说道,“以前犹太母亲希望孩子成为律师,但现在每位母亲都希望自己孩子退学创业。”

  全球犹太人口1400万(600万在以色列),我们时常发问,凭什么占全球人口0.2%的犹太人卷走了20%的诺贝尔奖?JVP管理合伙人科比向腾讯科技分享说,最近获得诺贝尔奖的那位学者,就是挑战在别人看来非常容易理解的事实,此前大家都认为他愚笨,去纠结已经揭晓答案的问题。

  “也许挑战约定俗成的东西,摆脱思维条条框框的束缚已然成为了我们的一种习惯。”JVP管理合伙人Raffi告诉腾讯科技,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The Hebrew University of Jerusalem)今年将邀请25名诺贝尔奖引领者来以色列开展为期两到三周的培训,旨在为大家创造一种独特的文化氛围。

  “学校和军队很大程度上塑造和锤炼了我们的个性。战争赋予大家一种危机感,我们明白只有通过科技力量不断提升武器和战斗力才能打赢。所以很多技术事实上最初源自学校或军队,如CyOptics原本是个国防项目。”科比说道。

  科比讲的CyOptics是以色列一家领先的光学芯片及组件制造商,JVP是其最大的股东,2013年,这家公司被美国半导体制造商Avago以4亿美元收购。

  JVP管理合伙人Raffi赞同科比说,“军队塑造了很多年轻人的个性,教会大家团队精神和主人翁精神,如果战场上所有人倒下了,只剩下最后一名士兵,那他就是军官,我们相信每个人都具备领导力的DNA,军队管理也是扁平化的,我们既要自己做主又要听从指挥,我们称之为‘有组织的混乱’。”

  JVP首席运营官Fiona Darmon补充道,两个犹太人至少有三个想法。犹太人与美国人一同共事,领导宣布一项计划,美国人会按计划执行,而犹太人会说NO,“我们的黄金准则是聆听他的声音,因为年轻人思维更活跃,很有可能他的想法是对的,真是如此,我们会修改方案,调整方向,不会采用闭门政策。”

  Fiona坦言,犹太人不仅习惯于打断他人追问为什么,还喜欢“打破规则”,不会像德国那样严格恪守规则,有必要时会灵活地绕过去,有点类似于中国人的处事方式。

  “Chusph”一词可能多少印证了犹太人的个性。它既可以指勇敢、爱冒险,也可以指顽皮、挑战权威、不尊重他人。就像是硬币的两面,Chusph同时蕴藏积极和消极的涵义,关键取决于结果如何。

  除了学校、军队、犹太母亲之外,孵化器也扮演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目前获得以色列首席科学室Israeli Chief Scientist (OCS)认证证书的孵化器有20多家,JVP占了两家,分别是媒体实验室和安全实验室。如果投资失败,政府会提供一定的资金补贴;一旦成功,所有收益都归投资者。

  五年前,索尔·辛格(Saul Singer)联手丹·塞诺(Dan Senor)撰写了《创业的国度:以色列经济奇迹的启示》,让全球重新关注这个人口只有800万的犹太民族。时至今日,以色列活跃的创业氛围和完善的生态体系已引发新一轮的犹太人归国浪潮。

  中国资本进军以色列背后释放着啥信号?

  今年3月份,JVP管理合伙人科比在旧金山召开的年度大会上宣布,阿里巴巴集团成为JVP的战略投资人。此前,百度、奇虎360等互联网公司共同投资了以色列风投公司Carmel Ventures;联想集团以1000万美元投资了以色列基金Canaan Partners Israel。

  2013年,平安集团旗下的Ping An Venture发起了一只1亿美元的基金,专门投资以色列和美国的创新创业。此前投资过经纬中国、君联资本等基金的盛景集团,自去年起,也成立母基金专门投资以色列和硅谷公司。

  盛景集团合伙人湘云接受腾讯科技专访时表示,他们投资的第一家以色列基金是JVP,后来陆续投资了Pitango等顶尖的VC基金。“我们目前还处于探路阶段,以投资基金起步,通过合作快速了解本土市场。”

  而对以色列初创公司的投资收购也已拉开序幕。今年初,阿里巴巴抢先投资了以色列二维码技术初创公司Visualead;真格基金联合创始人徐小平上周也向腾讯科技透露,他们近期在以色列收购了一家无人机公司。

  中国资本大举进军以色列背后到底释放着啥信号?JVP管理合伙人科比告诉腾讯科技,他们这个小团队去年共六次来中国的北京、上海、香港等地谈合作,他们与阿里巴巴和盛景都是重要的战略合作伙伴。

  “近期我们投资的两家以色列公司也会来中国寻求合作,也为未来开拓中国市场建立基础。”科比坦言,“我们惊奇地发现,其实中国人和犹太人有很多共通之处,彼此合作建立信任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困难。”

(作者:王珏)
请关注天极网欢迎在新浪微博上关注我们
吐槽
评论
* 网友发言均非本站立场,本站不在评论栏推荐任何网店、经销商,谨防上当受骗!
热门推荐
必应输入法

微软必应拼音输入法是微软亚洲研究院推出的新一代拼音输入法。[详细]

必应输入法